《江河水》的悲剧美

日期:2019-09-25编辑作者:音乐的起源

《江河水》的悲剧美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1.06.29

二胡曲《江河水》是闵惠芬二胡演奏艺术的代表作品,自1975年在电影《百花争艳》中演奏至今,闵惠芬已无数次演绎此曲。纵观其三十多年来不同时期演奏的《江河水》,不禁让观者油然而生万千感慨,在唏嘘人生坎坷,岁月荏苒的同时,演奏家身上似乎又流淌出一股一以贯之的用意坚决的精神震撼着你。这种坚决的情感体现为明确的艺术符号,使得乐器的发声情感强烈且鲜明,正如艺术符号论美学所论及:“一个发声情感强烈鲜明的人,天生是个演奏家”,闵惠芬凭借其强烈鲜明的个性天赋和独特的人生体验将《江河水》推向了艺术的至高审美——悲剧性震撼。 一、《江河水》艺术情感的理解 源自东北民间乐曲的《江河水》过去是用管子演奏的,1965年拍摄的艺术电影《东方红》中,它曾作为第一场“苦难岁月”的配乐。 可见该曲作为管子演奏时,其艺术情感便带有强烈的时代特征。二胡曲《江河水》的改编者黄海怀曾说:“东北民间乐曲《江河水》本是一首轻快的吹奏乐,改编成管子独奏时改变了情绪,成为一首诉说民间疾苦的悲悯曲调。我在订弓指法时,脑子里想到了孟姜女那样的古代妇女。” 从二胡曲《江河水》的渊源可以得知它在艺术情感方面的几个特征: 时代特征 黄海怀最初假想的主人公是像孟姜女那样的古代妇女,叙述的是在封建社会时代普通民众所受的压迫,并由此而生的反抗。闵惠芬为了理解这首作品曾做了相应的艺术参考:“我站在江轮船头,进入长江三峡…看着巨岩上深凹的纤痕,我仿佛感受到了纤夫拉着长长的纤绳一步一跌、挣扎向前的律动。我的心灵受到了深深的震撼,看不尽人间辛酸、诉不完天下不平……我又参观了大型泥塑《收租院》,一个母亲背着个快要饿死的婴儿,手上拉着个嗷嗷待哺的孩子,这个妇女两只眼睛充满着绝望,这种欲哭无泪、哀告无门的绝望艺术启示了我对《江河水》第二段的理解:泪流干了,生活走到尽头了……”三峡纤夫、收租院里被盘剥的农民和孟姜女,以及孟姜女被抓去筑长城的夫君等等同属遭受封建压迫的苦难人物,闵惠芬通过对特定时代下的特定人群的分析得出情感把握基本依据,她在演奏中矢志不渝地忠实于这一时代特征。在这一点上可以说,闵惠芬的演奏是最能体现《江河水》本质精神的,这和其他一些借《江河水》的某某特征以阐释个人见解的演奏是有根本区别的,前者视作品情感为本体,后者视自我情感为本体,作品则是素材是载体。 “哭”与“咆哮” “哭”与“咆哮”是《江河水》的重要形式。闵惠芬认为该曲是“欲哭无泪,哀告无门的绝望……只有咆哮……冲天汹涌的咆哮”!其实由哭到咆哮是典型的悲剧结构中引向高潮的阶段,如同孟姜女哭倒长城到最后投海自尽引起惊涛骇浪;如同窦娥哭诉冤屈直叫六月飘雪等等。 强调“生命的尊严” 生命的尊严是什么?根本上就是要活下去的坚定信念和积极追求。在“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生命意识麻木的年代里,《江河水》的艺术情感直指人性之弊,强调的是“生命的尊严”。青年时代的闵惠芬曾在电影《百花争艳》中,以执着之弓,毫不犹疑地表现出这一情感特质,如今看来尤其令人肃然起敬。多年后,闵惠芬曾评价自己当年的演奏太过生硬。在笔者看来,艺术家的自谦恰是艺术人格和修养渐入内省、日趋成熟的标志,成熟的艺术家对艺术情感分寸的把握上有了更为独到的见解。而这同样无妨我们透过历史的晨雾,以千万种个性的思考去参悟经典,因为,那才是《江河水》——在二胡音乐史观中最本真情怀的《江河水》。二、生命意识与《江河水》的悲剧性主题挖掘鲁迅说:人只有珍爱自我,有强烈的生命意识,才能形成独立的人格。 在闵惠芬的身上正有着强烈的生命意识,或者可以说这种意识特别地存在于她的天性之中。从她亲笔写下的众多文字资料中可以考证她对生命的关注、对人生价值的思考:在《永恒的朝圣》一文中,她立志“以此告慰刘天华先生,在您打出的新路上我辈继续在打,而且要世世代代打”;在《风雨同舟筑长城》中,她追忆了《长城随想》创作前后,上海民族乐团、刘文金、瞿春泉以及她本人所经历的艰辛坎坷,对于能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们“风雨同舟,终于创造出当代民族的恢弘画卷”感慨万千。而在罹患恶疾期间闵惠芬更是从未放弃过对生命的执着:在《蓝色的雾》一文中她以梦幻的文笔记录了内心的真实,在生死之间,在肉体与灵魂之间摒弃了犹豫与徘徊——“啊,天国在召唤,但我的心永在人间,拨开乌云,迎接明天,阳光灿烂照心田。”强烈的生命意识使她得以奇迹般地摆脱病魔的纠缠,更使她获得了常人难以领会的独特生命体验,成就其艺术生命的传奇。 强烈的生命意识也促成了她独立的思考判断和用意坚决的演奏风格,而独立人格的形成则使她的演奏艺术充满了生命力。 应该说,闵惠芬能够对《江河水》情感主题有深入理解离不开她强烈的生命意识和独特的生命体验。这其中所经历的种种无不充斥悲剧元素:命运的不确定、生命的不可抗逆的短暂、人生的无常等等。可是面对这些,闵惠芬表现出的却是乐观豁达的人生态度,多年来她乐此不疲到边远地区或下基层为普通民众演出;她酷爱美食,胃口大好;她笑口常开,热衷于主持音乐会的“副业”。这些是她独立人格的集中展现,同时也透露出她对人生悲剧的审美观。美国剧作家阿瑟•米勒曾说:“悲剧中蕴藏着比喜剧更丰富的乐观主义,而悲剧的最后效果应该是加强观众对于人类的最光明美好的信念。…。悲剧的结尾隐含胜利的可能性。”这一理论在闵惠芬的艺术实践中有同样的精神作用,她觉得演奏《江河水》光表现凄凉还不够,还必须拉出劳动人民同厄运抗争的精神,继而推向拨云见日的境界。她的演奏更深刻地挖掘了《江河水》的悲剧性主题。三、《江河水》演奏的技带特征 通过充分的人文精神上的积累,闵惠芬演奏的《江河水》在技术上也做了相应处理,以适应悲剧性主题的展现。 节奏、呼吸 呼吸控制对节奏有举足轻重的影响。闵惠芬演奏技术的重要特点是运弓时大臂先行,而这个动作特点,使演奏者能在演奏时以大臂之力带动腰力,同时开阔胸腔,使丹田之气无阻地上升,呼吸获得更大自由。而且,从舞台形象美感来看,大臂先行的运弓动作带有大气的舞蹈性,造型感强,令作品显得悲壮而非悲惨,生发凛然大义而非局限于一己之小裒小怨。 对引子的处理 在深呼吸后,全曲的第一弓是震撼性的,弓毛紧压琴弦在弓根处起音,伴随左手一指打音,闵老师常形容“好像扔下一块重物”。紧接着运用强烈压揉和完全不揉相结合;急促带愣角的上滑音、回滑音和粘住琴弦、直揪人心的下滑音相结合;休止符前气断声绝的“盖音”,整个引子毫不拖沓,把观众带入了江河水的悲剧情景中。 对叙述的处理 乐曲的第一部分是一遍完整的主题,曲调迂回起伏。闵老师在流畅且稳重的演奏中,牢牢控制内心节奏,即使是带顿音的弱奏依然运用含有内力的紧密压揉,使演奏始终处于一种乌云密布的压抑气氛中。第二部分的感情叙述转为一幅泪已流干,心如死灰的画面,闵老师的运弓短而轻,下滑音慢粘产生凄惨感,但是发音仍清晰有力,速度没有任何拖沓的痕迹。 对高潮的处理 乐曲的高潮之前往往是很难处理的低潮,而闵老师把握有度,将压抑和爆发乐句的对比拉大很有特点。“欲扬先抑”第37小节的长音“5------”闵老师的运弓从弓尖出发,紧粘琴弦,走得极慢,甚至有一刹那运弓像凝固住了一样(观众的心也随之被揪着),最后猛然加速奏出强音“5----”,紧接着的是把乐曲推向高潮至关重要的一小节,闵老师运用推弓并带强顿音的起音“3”让这句过渡毫无半点拖泥带水,犹豫不决,之后的颤音“6---”是全曲的高潮音,闵老师总是强调这里必须运用整个腰部的支撑力量,凝聚演奏者最大限度的激情,才能有山洪爆发,天崩地裂之感。 闵惠芬的《江河水》以尊重历史的态度得其尊严;以收放自如的弓指法处理得其韵味;以强烈的生命意识破除时空隔阂构筑普遍的人文价值;以独立人格的魅力推助作品焕发出至高无上的悲剧美。观摩、聆听闵惠芬大师的《江河水》能让现在学习民族音乐的年轻学子们感受到真正的民族音乐的精神。----来自华音网

画家刘全忠从家里拿来一盘DVD光盘,光盘里全是小提琴大师盛中国的小提琴独奏曲。我把它放在单放机里,从A面听到B面。

A面第一首曲子就是何占豪和陈刚谱写的《梁祝》,下面是《红太阳的光辉把炉台照亮》,接着是《海滨诗音》《苗岭的早晨》和《夏夜》。

我喜欢小提琴,是上个世纪70年代的事。真正开始学习演奏小提琴,是和一位二把刀老师学习的。他没有教我爬,就教我跑了。我和他学习演奏的第一首曲子就是盛中国演奏的《红太阳的光辉把炉台照亮》。之后我又练习学了音乐小品《夏夜》。

我的小提琴演奏水平,用我父亲当年说过的一句话可以准确的概括:“拉屎嚼甜秆的味道。”老师说我不是拉小提琴的材料。从此,我就不学小提琴了,开始学习写诗歌。

虽然放下了小提琴,但我对小提琴总有一种藕断丝连的感觉。尤其是对西方古典音乐和中国民乐的痴迷,不但没减,反而增加了。西方音乐史话的阅读,使我对西方音乐的鉴赏和音乐理论的掌握有了明显的提升。

听中国小提琴大师的演奏的曲子,我也能听出个四五六,说出个六七八。

俞丽拿演奏的《梁祝》缠缠绵绵;

李传韵演奏的《梁祝》凄凉哀婉;

吕思清演奏的《梁祝》更接近爱情的本质;

盛中国演奏的《梁祝》逼真了传说和神韵。

我第一次听盛中国的演奏的《梁祝》之后,我感觉听盛中国演奏的小提琴曲子,好像他的音乐是立体的。他的音质,好像有一根金属棍立着。

听吕思清演奏的《思乡曲》,我感觉马思聪谱写《思乡曲》真有一股叫人听了站不起来的感觉。心里好像有很多的苦水要诉说,但就是诉说不完。

听李传韵演奏这首曲子,就是哭得死去活来,也不会倒下。这也许就是小提琴家的演奏风格和音乐的魅力。

画家刘全忠从骨子里就喜欢音乐,《梁祝》《江河水》《二泉映月》,每个曲子他都能准确的哼哼下来。但他对音乐的内涵及如何鉴赏音乐还不够专业。

有一天,我们聆听完《梁祝》之后,谈了很多关于音乐的话题。我把《梁祝》的两个作曲家何占豪和陈刚创作的经过以及上海女小提琴演奏家俞丽拿第一次演奏《梁祝》的传奇轶事讲给了他听,使他对《梁祝》有了更深的理解和认识。

重温《梁祝》,我的眼前好像有两只蝴蝶在飞。于是,我拿起笔,一口气写下了一百多行的长诗,题目叫《听梁祝我的眼前有两只蝴蝶在飞》。画家刘全忠看了几遍,然后激情亢奋地朗诵起来:

比生命更容易摧残,

稚嫩的爱情,

提前脱落了花瓣,

枯黄了岁月的笑脸。

生命的回归,

飞入花的蕊房,

一朵花凋谢了,

疼痛了一个少年和一个春天!

《梁祝》下面的曲子,就是音乐小品《夏夜》,听《夏夜》我的大脑里出现了许多恬静妩媚的画面。

《夏夜》的前奏,首先是悠悠长笛吹散天边一层薄薄的白云,盛中国操琴的手指,似乎捧出明晃晃的月亮一轮.一缕月光穿过眉眼般的柳叶,光的手指,弹响银质的琴弦。弯弯的小河边,站着一排亭亭玉立的绿柳,有一双如酥的小手,轻轻牵着柳树的小辫。

曲中的画面,出现一位用柳叶巧遮娇羞的姑娘。一对恋人,在柳树下谈论着盛夏的炎热和爱情的温暖。

皎洁的月光像流水一样在琴弦上淌过,一对恋人的心情在演奏家的弓上跳跃和弦。

抚琴的手指,终于揉出一缕夏夜的凉爽。

音乐画面开始更替,我的眼前仿佛出现了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奶奶,她的手里摇着一把夏天的蒲扇,同时,摇动出一个稚嫩天真的小小童年。

老奶奶蒲扇里的故事,比我的童年还大。夏虫伴着奶奶哼唱的歌谣传得很远很远……

演奏家的手指,忽然在弦上泛音,拨弦,一下拨动了我情感的脉搏,我的心仿佛也在拨弦,泛音中回到了童年。

《夏夜》曲子的结尾部分,是一张巨大的竖琴弹奏出小河涓涓的水声。之后,是金属的小号,晃动着树梢,发出阵阵哗哗的风声。

圆号伴着宏亮的大鼓,带来一块乌云。月牙儿弯弯的笑眼,被飘来的一朵云遮在了幕后。

七八颗星,仍在天外眨动着眼神;两三点雨,滴落在奶奶的扇上。奶奶的故事,被雨点打湿了,柳树下的爱情,却依然很美很甜。

悠扬的小提琴,再次把月光从云缝移进窗花,走出窗花的语言很轻很甜,悠扬舒缓的旋律,重新拽出一弯新月。弯弯的月牙儿,定格在柳梢,定格在窗棂,定格在梦的边缘。

笑眯眯的月牙,看着树下的恋人,明亮的月光似乎惊动了山雀的眼睛。一只山雀起飞又落下,山雀叫醒山雀,山雀的小嘴轻易的啄响A弦。

一曲小提琴小品《夏夜》不知包含了多少恬静的画面和真实的情感。聆听《夏夜》,我情感律动,仿佛脉管里的血液也在琴弦上流淌潺湲。

听盛中国演奏小品《夏夜》,我对音乐的语境,好像一下就丰满了诗歌的羽毛。

这就是音乐的魅力,这就是大师演奏出的神韵。大师在演奏中,不知不觉的就挑逗了诗人的情愫和情怀。

上个世纪30年代,我国著名广东籍音乐作曲家,胡琴、扬琴演奏家吕文成,中秋时节畅游杭州西湖,他欣赏了西湖美丽的景色之后,触景生情,偶来灵感,音符的手指,弹拨心灵的琴弦,他即兴创作了描写月夜西湖景色,赞美大自然好风光,曲调轻柔秀美的作品《平湖秋月》。

《平湖秋月》的曲调以清新、明快、悠扬、华美的旋律,描写了杭州西湖的胜景之一“平湖秋月”。一轮皎洁秋月,朗润着西湖迷人的幽静,秋夜西湖显得格外的平和静谧,晚风习习,素月幽静。一潭平静的湖水,倒映着一轮皎洁的秋月,万里碧空,波光粼粼。青山、绿树、亭榭、楼阁,一切都享受着洁净的洗礼和沐浴,月下的平湖仿佛披上了一层轻纱。就像“烟笼寒水月笼纱”飘渺朦胧的意境。整个西湖就像是一个童话世界。

乐曲奏出诗一般的意境,呈现了人们向往美好生活、渴望太平的愿望和对大自然的热爱之情。高胡、横笛、秦琴、扬琴、中阮和箫合奏出江南湖光月色。诗情画意的夜景,表达了作曲家对大自然景色的感受与热爱。

乐曲开始,首先,由扬琴奏出清脆叮咚的水声,然后,横笛奏出朗月高照的恬静,接着秦琴的弦上有一缕清风温柔的走动,随后,优美高昂清澈明亮的高胡在平静的平湖上流动。高胡圆润舒适的滑音,从天空飘到湖面,之后再从湖面袅上树梢和朗朗月空。

甜美、宁静、安逸、平和的《平湖秋月》,使人心旷神怡,浮想联翩。听着这首乐曲,我马上就想到唐代诗人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了。“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优美怡人恬淡的月色美景,就在一首乐曲中呈现完美浮现童话和仙境。

吕文成不仅是高胡大师,还是扬琴高手。他首创演奏高胡,采用两腿夹琴筒的演奏方法,这种创新的演奏方法不但丰富了高胡的艺术翅膀,丰满了广东音乐的漂亮的艺术羽毛。

吕文成在借鉴吸收各种民族音乐的技巧的同时,还将它们融入广东音乐中。

吕文成还是一位出色的演唱家,他唱的粤剧行腔自如,吐字清晰,圆润悠扬,饮誉艺坛,深受好评。

吕文成一生创作了两百多首音乐作品,其中不少广东音乐曲调成为百听不厌、脍炙人口、流传不衰的佳作。他的作品题材广泛,其中有写景抒情的《平湖秋月》《渔歌晚唱》等等。他的创作,结构严谨,曲调清新,旋律优美流畅,委婉动听,节奏生动活泼,热情奔放,富有鲜明的个性和风格。

“平湖秋月”是西湖十景之一,位于白堤西端,孤山南麓,濒临外西湖。凭临湖水,登楼眺望秋月,在恬静中感受西湖的浩淼,洗涤烦躁的心境,是它的神韵所在。西湖是个广大的立体山水景色,有“景在城中立,人在画里游”的美誉,游客不论站在哪个角度,看到的都是一幅素雅的水墨江南图卷,平湖望秋月更是楼可望,岸可望,水可望。古今皆有赞叹平湖秋月的诗词传世,也有平湖秋月的相关乐曲。

作为西湖十景中的一景,从南宋时起,平湖秋月并无固定景址。当时以及元、明两朝文人赋咏此景的诗词,所描写的泛归舟夜湖,舟中赏月的角度是多方位的。如南宋孙锐诗中有“月冷寒泉凝不流,棹歌何处泛舟”之句;明洪瞻祖在诗中写道:“秋舸人登绝浪皱,仙山楼阁镜中尘。”留传千古的明万历年间的西湖十景木刻版画中,《平湖秋月》一图也仍以游客在湖船中举头望月为画面主体。

《平湖秋月》是一曲旋律委婉、节奏多变的乐章,既饱含江南音乐华丽明亮的韵致,又采用岭南音乐行云流水的走指及圆润的长弓和弹性的短弓,形象地描绘出他在杭州西湖所感受的“江天一色无纤尘”的幽美境界。

1932年,吕文成到香港定居,为的是远离日本人。抗战之时,吕文成写了《泣长城》《恨东皇》《樱花落》一批抗敌乐曲,同时还演唱《送征人》《台儿庄之战》等抗日粤曲,表现出他爱国的情怀。但过了十年,香港也沦陷了。吕文成便去广州、澳门及一些小地方表演粤曲与广东音乐,那时他常奏一些感情深烈的乐曲,如《齐破阵》《凯旋》《岐山凤》等,哪怕奏《饿马摇铃》,也以快节奏含蓄地激励人们的抗敌情绪。

爱国、爱乡的情怀一直支持着吕文成,1944年,他第一次回到广东中山石岐演出,受到热烈欢迎,被人称为“精神音乐”。

1947年,吕文成带着女儿吕红再回石岐,与当地“白虹”音乐社在“洪园茶厅”共演五天。最后一次回石岐是1951年,也是与“白虹”合演,然后再转到小榄、大冲、港口、三乡等地演出。在三乡,他还留下一段感人的故事:那儿有一个群众乐社叫“小雅山房”,建于清道光年间,规模相当大,曾在1935年应邀赴港参加英皇银禧大典的巡游。那200多人的队伍中人人各显身手,结果获了冠军奖。那次吕文成跟着小雅山房的锣鼓柜走了两天,十分感动。与尹自重等人送了一个大铜锣以及一面绣着“一聆雅奏”四字的大旗给“小雅山房”。所以当吕文成到三乡,“小雅山房”在龙门茶楼负责接待,还向吕文成赠锦旗。吕文成则向他们赠线装琴谱,勉励他们不要让艺术失传。

1973年,正是“文革”之中,吕文成曾随香港文艺界访问团到过广州。那年75岁的吕文成还提出要为中国写几首曲。虽然这个任务后来未见完成,但他关心祖国之心是人人可以感受到的。1981年8月22日,吕文成以83岁的高龄在香港去世。但他的精神永远留在人们的心中,特别是1964年他在一篇文章中的话:“希望他们(指青年一代)记得自己是中华儿女,对中国各地方性的乐曲艺术多注意、多欣赏、多发掘其中的优点,这是吕文成对国乐前途的一个期望。”

在中国的民族乐器中,我最喜欢二胡。因为二胡的音色优美、柔和、圆润、厚实,具有温婉细腻缠绵的抒情效果。我把二胡的两根弦比作:里弦是黄河,外弦是长江。一根是民族精神,一根是民族文化。二胡是弦乐中最普遍,最富中国气质和韵味的抒情圣手。

二胡最早叫奚琴。因出自北方游牧民族奚人而得名。自明末以后,拉弦乐器崛起,二胡也就成为音乐活动中的主奏乐器了。

如今,二胡演奏的技巧已相当高超,展示了它特有的魅力。如弓法有快弓、跳弓、顿弓。指法有揉弦、泛音、滑音、拨弦等等。但在传统的音乐体系中,二胡的地位还是很低的,它主要用来伴奏,很少作正规的独奏。原因是我国专为二胡写独奏曲的音乐家很少。著名民族音乐家刘天华、蒋风之、阿炳、黄海怀和二胡女演奏家闵惠芬致力于民族器乐二胡的研究、改进和创造,他们吸收了小提琴的一些技法,丰富了二胡的表现力,把二胡提高到可供独奏的地位,并进入大雅之堂。

我学的二胡揉弦法就是“闵式揉弦法”。“闵式揉弦法”和一般演奏家是不一样的。她是用腕子带动手指揉弦的,揉出的声音是滚动的,就像手里滚动着一个玻璃球。但这种揉弦法不好学,手指上必须要有功夫。我练习闵式揉弦法时,经常在自己的手臂上练习,这种练习方法已经成了习惯,不论在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只要是没事的时候,就情不自禁地在手臂上练习揉弦,时间久了这种揉弦法就掌握娴熟了。拉起二胡揉出的音色就特别美,听起来也特别舒服。尤其是拉《江河水》的悲调,听起来更加悲怆凄凉。学会了闵式揉弦我揉出了《江河水》的大悲,《汉宫秋月》的凄婉,《病中吟》的内心疼痛,《空山鸟语》的幽静空灵和《二泉映月》的灵性。我的四个手指在二胡的音域三个八度之间灵动。低音区揉出浑厚扎实、沉着有力;中音区揉出明亮饱满,富有华彩。这两个音区是二胡最常用的音域,其演奏的强弱幅度大,风格性强,表情最为丰富,尤其适合于演奏优美如歌的旋律。像《赛马》曲子的欢畅,其效果极为动人。

我是上个世纪70年代学习二胡的,当时家里没钱给我买二胡,我是借了邻居张大爷家的一把二胡练习的。我借的那把二胡音色非常优美、柔和、圆润、厚实,独奏《赛马》和《江河水》具有温婉细腻缠绵的抒情效果。那把二胡在当时的价格是50块钱。当时我父亲每月的工资才63元。我家七口人吃饭还不够,哪有钱给我买二胡呀。所以,我借了张大爷家的二胡之后就一直不想再还,再说张大爷家也没人玩,老两口就将它挂在墙上。我听张大爷说,那把二胡是他的儿子活着时候买的。儿子大学毕业后就留在了天津南开大学教书,后来突发心脏病死在了学校的宿舍里。老人把儿子的骨灰从天津抱回来就放在了厢房里,那把二胡就挂在骨灰盒的上面。再后来,老两口把儿子的骨灰埋在了公墓,他们也不想再看到儿子的那把二胡了。听说我喜欢二胡,家里又买不起,所以张大爷就不要了。可惜那把二胡,在唐山大地震中砸坏了。从此,我也就没有摸过二胡。虽然几十年不拉二胡了,但我对二胡的喜爱,一直没有削弱。由于我学的是闵惠芬揉弦法,所以对闵惠芬大师有了很深的了解和认识。

闵惠芬是江苏宜兴人,八岁就和父亲闵季骞学习二胡,12岁考进上海音乐学院附中,直至1969年上海音乐学院毕业。闵惠芬在王乙、陆修棠等教授精心培育下,1963年获第四届“上海之春”全国二胡比赛一等奖第一名。后随中国艺术团赴美、法、加拿大等国演出,在国际

乐坛上获一致好评,有“世界伟大弦乐演奏家之一”的盛誉。闵惠芬的演奏充满激情,音容兼备,对乐曲深入开掘内涵,加以细腻的艺术处理,琴声有感人至深的艺术魅力。《洪湖主题随想曲》是闵惠芬创作的,她的琴声时而细如游丝,时而清亮激越,她与青年扬琴演奏家王珑女士的配合天衣无缝,出神入化地表现了二胡这一国乐精粹的无比魅力。

日本著名指挥家小泽征尔听了闵惠芬演奏的《江河水》,评价说:“拉出了人间的悲伤,听起来使人痛彻肺腑。”闵惠芬就是让指挥大师小泽征尔伏案恸哭的人。当《江河水》的最后一个音符飘出琴弓时,鸦雀无声的现场突然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经久不息。

一把二胡,把听众带进了千年前的场景,让人得到文学和音乐上的双重享受。

《江河水》是作曲家、二胡演奏家黄海怀根据东北民歌《江河水》改编的二胡独奏曲。它从另一个侧面演绎着孟姜女哭长城的故事。

新婚刚过,丈夫就被抓去做劳役,一去不归。可怜的女子决定千里寻夫,可在路上遇到回来的人,得知丈夫早已死去,她悲痛欲绝,来到与丈夫分别的河边失声痛哭……知道故事的人相对少些,但并不影响对音乐所表达情感的领会和感受。

《江河水》凄婉的旋律与独特的节奏,生动地刻画出悲剧性的音乐形象,带给人悲剧美的情感体验。所不同的是,在一代一代后人的心灵期待中,孟姜女的故事有了一个相对满意的结局——孟姜女哭倒了长城八百里,还留下了让后人凭吊的望夫石。而《江河水》则只是一个弱女子望着逝去的江河水无助而凄惨的哭泣,似乎那滔滔的江河水就是她倾泄不止的眼泪。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娱乐官网发布于音乐的起源,转载请注明出处:《江河水》的悲剧美

关键词:

巾帼英雄花木兰嫁人了吗,花木兰的丈夫是谁?

唢呐协奏曲《花木兰》赏析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1.06.29 木兰代父从军的故事,在中国民间已是家喻户晓。但以其为题材...

详细>>

礼记注释: 凡音之起(1)

凡音之起,由人心生也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1.06.29 一、前言 古人云“唯乐不可以为伪”,音乐无论怎么千变万化,它始...

详细>>

澳门新葡亰娱乐官网《百鸟朝凤》

《百鸟朝凤》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1.06.29 中国的百姓在处理结婚、丧葬这些事情时,常常以“红白喜事”来描述,也就...

详细>>

古人弹琴都有哪些讲究

古人抚琴的心态和境界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1.07.11 “士无故不撤琴瑟”,秦汉以来,琴逐渐成为士大夫文人不可一日或...

详细>>